CB Insights最新报告:2013年以来AI医疗保健创业公司已筹资43亿美元,苹果正彻底改变临床研究


2018-09-14    乌镇智库



人工智能一直在改变医疗行业,对于一直跟踪业内新闻(例如DeepMind与英国国家健康服务合作或者Nvidia最近在医学成像领域投资)的人来说,这都不算新鲜的事情,但对于那些不是时刻关注这个领域的人,CB Insights在9月3日发布的一份报告全面总结这个行业的现行状况。

报告地址:

https://www.cbinsights.com/research/report/ai-trends-healthcare/


CB Insights的最新报告指出:自2013年以来,在私人金融市场,AI医疗创业公司已经经历576轮融资,筹集43亿美元,远超其他行业融资数目;2018年上半年,在全球医疗保健相关交易中,中国超过英国,跃居成为第二大活跃的国家。



人工智能在医疗保健领域面临的最大障碍之一就是克服惯性,彻底改革不再有效的现有流程,并尝试新兴技术。


CB Insights的分析师说,人工智能在医疗行业中的应用是为了改善患者的治疗效果,降低医疗成本,平衡各方利益。在中国政府的大力支持下,中国大型科技公司进入医疗保健领域,通过合伙人,将国外的先进产品引进大陆。


另一方面,制药公司对人工智能技术的兴趣,尤其是为了加速药物发现。2018年5月,美国辉瑞药厂和晶泰科技(XtalPi,一家中美合资生物技术企业)建立战略合作伙伴关系,而XtalPi是一家以计算驱动创新的药物研发科技公司,基于计算物理、量子化学、分子动力学、人工智能与云计算等技术,为全球创新药企提供快速、精确的智能化药物研发科技,从而显著提高药物发现与发展关键环节的效率与成功率,降低研发成本,最终为患者带来更多优质高效的药物。


无独有偶,诺华(Novartis)、赛诺菲(Sanofi)、葛兰素史克(GlaxoSmithKlein)、安进(Amgen)和默克(Merck)等公司都有类似的行动,辉瑞并不孤单。在最大的人工智能并购交易之一中,罗氏控股于2018年2月以19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Flatiron Health,Flatiron使用机器学习来挖掘患者数据。



美国联邦食品和药物管理局(FDA)一直在快速跟进某些特定领域的人工智能技术服务,此前推出新的管理条例,旨在加速向市场推出一些低风险且暂时难以合法上市的医疗设备,这也是该部门负责人哥特里布(Scott Gottlieb)为简化各方面批准程序而采取的改革措施之一,除医疗设备外,仿制药、廉价或昂贵的生物技术药物等也将加速审批,也是为那些自2013年以来已经募集股权的70多家AI成像和AI诊断业务公司放宽道路,开辟“商业途径”。


报告说,尤其考虑到最近人工智能的快速发展,FDA明确界定并规范“软件即医疗设备”(“software-as-a-medical-device”)。



尽管最近人工智能有点水逆,因为一些数据偏差导致一些错误,颇受媒体微词,一度引发公众舆论,但问题本身并不出在人工智能上,而是系统的数据上。


训练AI的数据本来就是越多越好,利用更多的数据让结果更为准确,但准确却不意味着客观,可能训练AI的数据集本身存在着某个重大缺陷,其中有意或无意的刻画某个刻板印象,获取到“错误”知识的模型。CB Insights预测它不会很快取代临床专家,比如之前报道DeepMind的眼疾筛查模型,需要从被标记的数据集中学习,其中是人类在做的标记工作。



阿里云机器智能首席科学家闵万里在接受采访时告诉CB Insights,机器学习的样本必须要有专家注释标记,如果样本没有任何注释,我们不知道这是一个来自健康人类还是病患的样本,这也是非常重要的一环。



也就是说,未来可以期待少去医院少花钱,在家里进行自我诊断,比如Dip.io,使用尿液分析和计算机视觉算法,通过智能手机分析测试条。这意味着人工智能正在简化医疗程序并降低医疗成本,将智能手机和可穿戴设备作为功能强大的家用医疗诊断工具。